01或0 05)。LPS刺激能明显增加4h和24h小鼠肺泡灌洗液角质细胞趋化因子(KC)的含量(P<0 01),只有SHBM100

01或0.05)。LPS刺激能明显增加4h和24h小鼠肺泡灌洗液角质细胞趋化因子(KC)的含量(P<0.01),只有SHBM1009经鼻滴入4h组显示出明显抑制作用(P<0.01)。利用伊文思蓝染色证明LPS能增加肺泡毛细血管通透性(P<0.01),而经鼻滴入SHBM1009具有明显保护作用(P<0.05)。通过肺组织免疫荧光染色方法发现经鼻滴入SHBM1009能抑制LPS所诱导的中性粒细胞(P<0.01)和巨噬细胞的浸润(P<0.05和P<0.05和P<0.05or0.01)。在PE刺激后第7天,大鼠肺组织密度明显升高,第28天时,肺组织密度明显减轻,SHBM1009或Bud治疗具有明显保护作用(P<0.01)。PE刺激后第7天,Vehicle组肺泡灌洗液蛋白含量明显增加(P<0.01),SHBM1009或Bud治疗均具有明显抑制作用(P<0.05orP<0.01)。PE刺激后第7天和第28天,BALF细胞计数明显增多(P<0.01),SHBM1009或Bud治疗均具有明显抑制作用(P<0.05or0.01)。PE刺激能诱导BALF炎症因子IL-1p水平的升高,SHBM1009或Bud治疗均具有明显抑制作用(P<0.05)。IR之后,大鼠肺泡灌洗液细胞计数和蛋白水平均明显增加,KGF-2和DXM均显示出不同程度的保护作用(P<0.05或P
研究背景 ABT-199 作为当前全世界发生率及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肺癌具有很强的异质性。根据几十年来沿用的组织学分类方法指导下的肺癌治疗,目前已遭遇重大瓶颈,而基于生物学特性的肺癌分类,仍是当前选择治疗策略的基础。根据非小细胞(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患者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是否存在敏感突变来选择治疗方案,这种量体裁衣的策略为靶向治疗目标人群带来了突破性的生存获益,已成为NSCLC基于分子分型个体化治疗的典范。然而,NSCLC患者中分子驱动事件未知的仍占据相当份额,为了这部分患者也能得到最适宜的个体化治疗,需要更详细的NSCLC分子分型。 2007年,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 ALK)基因和棘皮动物微管相关蛋白样4(echinoderm microtubule associated protein like4, EML4)融合型肺癌的发现,堪称NSCLC临床研究史上的又一里程碑事件。研究提示,该分子亚型的肺癌患者约占所有患者的5%;同时将EML4-ALK转染入正常细胞后,该细胞可转化为肿瘤细胞,进入体内后将最终定位于肺部形成肿瘤;体内实验证实,表达EML4-ALK融合基因的NSCLC中瘤细胞在应用针对ALK的特异性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s inhibitors, TKIs)Crizotinib后,肿瘤可显著缩小乃至消失;早期临床试验亦显示,ALK融合型肺癌患者在给予ALK TKI后,其生存获益较标准治疗有显著提高。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已批准将ALK TKI应用于发生ALK融合的晚期NSCLC患者。因此,EML4-ALK已成为继EGFR之后NSCLC的一个新治疗靶标。本研究所就收治的连续NSCLC病例进行了流行病学的初步研究,发现EML4-ALK在未经选择的国人患者中,发生率高于已报道的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且多发生于腺癌患者中。在与EGFR, K-RAS突变等常见肺癌分子事件间的相关性研究发现,EML4-ALK与上述两者基本呈互斥性。目前,ALK作为受体酪氨酸激酶之一,其下游调控细胞恶性转化生长的分子机制和相关关键信号通路尚不清楚,需要依靠流行病学数据提供的概率和趋势,应用高通量的生物信息学手段,从海量数据中总结其独特之处,并根据计算结果对关键分子进行后续的功能验证。因此本研究分成二个部分:

第一部分采用生物信息学领域相关工具,全面分析发生EML4-ALK基因融合的NSCLC在肿瘤信号转导中各信号通路的变化状态,并与发生其他分子事件的肺癌组织进行比较,筛选差异表达基因,对其进行注释及归类,在整体水平初步探索EML4-ALK融合型NSCLC的发病机制、特异性的生物学行为及信号转导特征。 Compound C订购 第二部分主要对第一部分的发现进行初步的功能验证。通过对表达谱芯片的数据挖掘,我们发现STAT3参与的诸多肿瘤生物学过程和信号转导通路在EML4-ALK融合型肺癌的信号转导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该基因在多条重要通路中处于枢纽位置。为初步验证STAT3的功能,我们通过RNAi技术在出现EML4-ALK融合及对照细胞系中沉默STAT3的表达,并通过构建STAT3表达载体,利用分子克隆技术,将其在靶细胞中过表达,尝试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证STAT3主导的信号转导过程中,该分子表达水平的高低对通路各关键节点的影响,并初步分析该基因与肿瘤细胞增殖、凋亡间的相互作用,为后续的临床研究及个体化治疗提供理论支持。课题设计与主要结果 第一部分EML4-ALK融合型肺癌生物学特性的数据挖掘与分析 第一章ALK表达水平与EML4-ALK融合发生的关系 目的 分析NSCLC组织中EML4和ALK基因表达水平与EML4-ALK融合型肺癌发生的相关性。 材料与方法 将本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的标本中质控合格的94例NSCLC组织标本制备表达谱芯片,采取customCDF的注释方法及RMA(Robust multiarray analysis)算法计算芯片杂交信号值。方差分析比较EML4-ALK融合组、非融合组和正常组织EML4、ALK两个基因的表达水平;Pearson相关分析比较两者间的相关性。 结果 customCDF注释方法共注释18123个人类基因。含EML4-ALK融合组11例及非EML4-ALK融合组83例,应用RMA算法计算ALK基因表达信号值并对数均一化后,EML4-ALK融合组肿瘤标本均值+SD为5.27±1.35,非EML4-ALK融合组肿瘤组织为2.99±0.17,正常组织中为2.86±0.16,EML4-ALK融合高于非融合组(P=0.001),高于正常组织(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非融合组高于正常组织(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EML4基因表达水平在融合组肿瘤组织、非融合组肿瘤组织和正常组织中表达水平分别为6.47±0.29、6.87±0.48和6.42±0.47,融合组与非融合组EML4表达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3),非融合组与正常组EML4表达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0),融合组与正常组EML4表达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922)。Pearson目关分析融合组与非融合组EML4或ALK表达的相关性:EML4表达水平与融合基因状态相关(P=0.009),但R=-0.268,仅有弱相关性,实际效用很低;ALK表达与融合基因状态相关(P=0.000).R=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