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btk

和bortezomib

本研究旨在探讨Btk抑制剂PCI-32765和蛋白酶体抑制剂bortezomib对Raji、Ramos细胞的增殖、凋亡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PCI-32765和bortezomib单药及联合用药处理Raji和Ramos细胞后,分别运用CCK-8法及流式细胞术检测细胞的增殖与凋亡,Western blot法检测Btk、NFκB、c-IAP1、Bcl-xL、caspase-3等蛋白的表达.结果表明:①PCI-32765(0.5、1.0、2.0、3.0、4.0、5.0、6.0μmol/L)和bortezomib(10、20、30、40、50、60、80 nmol/L)处理Raji和Ramos细胞48 h,均可抑制细胞增殖,抑制率呈剂量依赖性,且两药具有协同作用;②PCI-32765(2.0μmol/L)、bortezomib(20 nmol/L)单药及联合用药处理Raji和Ramos细胞不同时间(8、12、24、36、48、72 h),均可抑制细胞存活率,抑制率呈时间依赖性,且两药具有协同作用;

布鲁顿的酪氨酸激酶

异样B细胞受体(BCR)信号是疾病进展的B细胞恶性肿瘤的重要机制。布鲁顿的酪氨酸激酶(BTK)在BCR信号举足轻重的作用。 Ibrutinib(PCI-32765)是一种新型药物,用作BTK的共价不可逆抑制剂。它的特色是高抉择性的BTK和高效力。从第一阶段和正在进行II期临床实验的初步数据已经证实十分有前程至今。它表明该物质存在高效率中的B-细胞恶性肿瘤,如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洋溢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滤泡性淋巴瘤(FL),壁炉细胞淋巴瘤(MCL),和多发性骨髓瘤(MM)跟无比良好耐受。最值得留神的是,该物资不会导致骨髓克制。本章探讨的构造,作用机理,并ibrutinib的毒性,并提出了主要的临床前和临床数据。 III期临床试验必需断定ibrutinib在临床实际中的必定的作用,但可到目前为止,表明它可能是对B细胞恶性肿瘤的战役中强盛的新兵器的数据。

空缺对比组、PCI-32765跟bortezomib单药组、结合用药组的细胞凋亡率分辨为15.16&plusmn

PCI-32765(2μmol/L)和bortezomib(20 nmol/L)单药及结合用药处理Raji跟Ramos细胞48 h,可显明增进Raji及Ramos细胞的凋亡.Raji细胞试验成果,空缺对照组、PCI-32765和bonezomib单药组、联合用药组的细胞凋亡率分离为10.34±0.53%、24.26±0.91%、43.66±1.08%与74.06±0.72%,各组间有统计学差异(P<0.05);Ramos细胞实验结果,空白对照组、PCI-32765和bortezomib单药组、联合用药组的细胞凋亡率分辨为15.16±1.49%、71.36±0.82%、75.32±2.36%与84.30±0.91%,各组间有统计学差别(P<0.05);④PCI-32765和bonezomib单药处置Raji、Ramos细胞后,细胞内Btk、NFκB、Bcl-xl及c-.IAP1的表白程度较对比组下降,Caspase-3的表达水平升高,两药联用后,作用加强.论断:PCI-32765和bonezomib能够协同抑制Raji与Ramos细胞的增殖,促进其凋亡,其机制可能与克制Btk、NFκB的活性,下调Bcl-xl及c-IAP1等抗凋亡蛋白,同时上调Caspase-3等凋亡蛋白的抒发而施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