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PluriSIn

PluriSIn 施一公研讨组重要致力于应用构造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手腕研究肿瘤产生跟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

来自清华大学的研讨职员在新研究中解析了,转运蛋白AdiC 介导pH依附性底物转运的分子机制。相干论文“Molecular mechanism of pH-dependent substrate transport by an arginine-agmatine antiporter”发表在8月18日的《美国国度迷信院院刊》(PNAS)上。 清华大学的施一公(Yigong Shi)教学是这篇论文的通信作者。施一公研究组重要致力于应用结构生物学跟生物化学的手腕研究肿瘤产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集中于肿瘤克制因子和细胞凋亡调节蛋白的构造和功效研究、重大疾病相关膜蛋白的结构与功能的研究、胞内生物大分子机器的结构与功能研究。回国后这6年里,施一公在Nature等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同时他也搭建起了以清华大学为核心的人才引入桥梁。去年入选为中科院院士。 诸如大肠杆菌、沙门氏菌和鼠疫杆菌一类的肠致病菌,都是依赖于庞杂的耐酸性体系(acid-resistance systems, ARs)在胃极其酸性的环境中生存。在三种已知的ARs中,AR2和AR3的分子机制得到了更深刻地解析。在大肠杆菌中,AR2和AR3各自应用两个分子元件:一个嵌入膜中的氨基酸反向转运蛋白(antiporter)和一个胞质脱羧酶来排出细胞内的质子。 AR3包含有一个氨基酸反向转运蛋白AdiC ,负责胞外L-精氨酸(Arg)与胞内胍基丁胺(Agm)的交流。一个精氨酸脱羧酶AdiA,通过移除Argα-羧酸基团上的一个二氧化碳分子将Arg转换为Agm。与AR3类似,AR2包括有一个反向转运蛋白GadC,负责细胞外L-谷氨酸(Glu)与细胞内γ-氨基丁酸(γ-aminobutyric acid ,GABA)的交换。两个Glu脱羧酶GadA和GadB将Glu改变为GABA。AR2或AR3每一次转运和脱羧轮回都能够将细胞质中的一个质子排出至细胞外环境中,由此进步细胞内pH,增进细菌在酸性环境下存活。 氨基酸反向转运蛋白AdiC或GadC的转运活性都严厉地依赖于pH值。两种转运蛋白都只在pH值6.0或以下时显示强盛的转运活性。在中性或更高的pH值下,AdiC或GadC均不明显的转运活性。只管当前研究人员已取得了一些对于AdiC的结构信息,对AdiC感知酸性pH的分子机制却仍不完整明白。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借助于丙氨酸扫描诱变(alanine-scanning mutagenesis)和体外基于蛋白脂质体的转运剖析技巧,断定了Tyr74是AdiC中一个至关主要的pH感应器。他们证明AdiC变异体体Y74A在所有检测的pH值上均显示壮大的转运活性,并保持了对Arg:Agm严格的底物特异性。用苯丙氨酸(Phe)而非其余的氨基酸来替换Tyr74,可以维持pH依赖性的底物转运。 联合这些观测成果与结构信念,研究人员肯定了pH引诱AdiC激活的运作模型:质子之间的阳离子–π彼此作用以及Tyr74的芬芳族侧链攻破了AdiC关闭的构象,使得AdiC可能感知pH值。辨别出这一pH感应器以及pH感应机制将推进懂得细菌的pH依赖性耐酸机制。(生物谷Bioon.com) Molecular mechanism of pH-dependent substrate transport by an arginine-agmatine antiporter 文献检索:

SC144 累计有超过93.1%的家庭户购买过宝洁的个人护理产品

在个人护理品类市场,外资厂商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三大厂商宝洁、欧莱雅和联合利华他们在各个细分品类上大多有布局自己的品牌,并且宝洁公司占据了16.9%的金额份额,在过去一年,累计有超过93.1%的家庭户购买过宝洁的个人护理产品。其次是欧莱雅集团,市场份额达到7.2%,但是由于业务主要集中在护肤品上,所以只有24.1%的家庭户购买过其品牌产品(见图4)。联合利华作为一个在所有细分品类市场都和宝洁直接竞争的厂商,它的消费者渗透率也达到了72.5%且金额份额达到6.1%。 高露洁棕榄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口腔护理产品,所以它的产品能为超过74.1%的家庭户购买,但是其市场份额仅为3.3%。 

预浸在10% NO3 Ag 中

细胞按每孔50k 到100k的密度接种在6孔板中,24小时后,孔中加入20 μM PluriSIn #1 或 0.2% DMSO-对照。在37°C下含 5% CO2的环境中温育12小时后,移除旧的培养基,使用PBS洗涤细胞,加入包含 2.3 μM 0.75 UCi [1-14C] 硬脂酸的新培养基。细胞在37°C下含 5% CO2的环境下温育达4小时。温育结束后 ,除去培养基,使用2 mL PBS洗涤细胞三次。加入2 mL正己烷:异丙醇(3:2 v:v)的混合物,细胞在37°C下含 5% CO2的环境中温育30分钟。随后加入2 mL Folch溶液(氯仿:甲醇,2:1,v:v)。液体转移到试管中,加入1 mL水进行两相分配。较低的有机相蒸发,用于脂质皂化,游离的[1-14C] 硬脂酸(底物) 和 [1-14C]油酸(形成的产物进行)TLC分离。从细胞中提取的脂类加到TLC板上,预浸在10% NO3 Ag 中,在120°C下60分钟时激活。加入未标记的硬脂酸和油酸到各种的上样点,作为载体。作为内部识别标准。实验板使用氯仿:MeOH:AcH:DDW (90:8:1:0.8)的溶剂混合物进行跑胶。在TLC板上喷洒2′,7′-二氯荧光素溶液,通过U.V.检测游离脂肪酸。刮下硬脂酸和油酸相对应的斑点,使用闪烁计数器计算放射性。根据底物向产物的转化百分率和转换成pmol/min/106细胞,计算SCD1脱氢酶活性。